浙江省2019年高考满分作文作者:锡兰

锡兰何许人也,他是土耳其的大师级导演,他是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,皮哥之前也剖析过他的作品《野梨树》。

片子很长,几乎每一部都在3小时以上,《野梨树》时长188分钟,《冬眠》时长196分钟,光这一项已经劝退了大多数观众;

全片话痨,几个主角常常就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絮絮叨叨能吵半个小时,看的过程中你常常会冒出黑人问号脸,深入思考哲学三大问题:我是谁?我在哪儿,我在干什么?

锡兰的片子还都很丧,主角全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,他们一个个过得纠结拧巴,最后要么自杀求解脱,要么在痛苦中继续苟活,所以看锡兰的电影像是一场“自虐”。

最后,锡兰电影的主角几乎都是作家,在《野梨树》里这个作家的名字就叫做锡兰,因此不难理解,他的电影如此晦涩难懂的原因就在于,他是导演里的作家,他的电影是文字的影像化表达。

那么优美的画面,他可以加两个靓男俊女,插几段离奇的情节,塞两场辣的床戏,甚至配一些鸡汤式的即食金句,就能让人大呼过瘾。

可他偏不,非要在美景下,让主角顶着苦瓜脸,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,在平淡如水的情节中诉说着生活残酷的线年浙江省那道高考作文题,皮哥才豁然开朗。

他写写社评,但为了虚名常常写一些讨巧的话,文章里夹带私活,虽然收获了一批拥趸,却也被自己的妹妹和妻子瞧不起。

艾登还拥有一间大的旅馆,完全可以靠收租金过日子,衣食无忧的他看上去也很热忱,对租客常常嘘寒问暖,可了解他的妻子却指出他很伪善,他的一言一行都将自己放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,他从未真正与周围贫苦的人平等相处。

艾登的妹妹刚刚离婚,是一个矛盾体,一方面处理感情问题优柔寡断,悔恨自己没能及时挽留酗酒的丈夫,一方面批评哥哥却是一针见血,指出了哥哥的虚伪,句句有力,字字铿锵。

可艾登却不以为然,他认为自己的妹妹之所以义愤填膺,不过是因为婚姻失败产生愤懑情绪无处发泄,继而迁怒于自己。

最后是艾登的妻子,她和艾登是老夫少妻的组合,年龄的巨大差距让他们在相处过程中也逐渐产生隔阂。

妻子是个热心肠的人,她积极组织公益活动,为当地的小学筹集善款,还将组织的伙伴叫到家中聚会,俨然一个纯洁圣母的形象。

艾登斥责她叫来这么多人打破了家中的宁静,并指出她这样做没什么实际意义,无非是想讨好大家,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形象。

按理说他们都是知识分子,社会精英,受过良好的教育,有着很强的同理心,可现实却是咫尺之遥,千里之外,亲人间巴拉巴拉吵半天,不过是自说自话,无法理解对方。

讽刺的是,对待亲人他们都很冷漠,可对待陌生人,他们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。

比如有亚裔游客来旅游住在了艾登店里,临行前艾登竟对这些游客无限留恋,一次次邀请他们再多坐会,面对远去的身影,艾登脸上讨好的笑容仿佛凝固了。

皮哥认为这不是艾登虚伪,而是身处在这样一个小城里,他是那样的孤独,他需要有人能理解他。

再比如艾登的妻子,和艾登大吵一架后跑去租客那里聊天,却立马换了一副面孔,慈眉善目,让人尊敬。

锡兰是个悲观主义者,他试图告诉我们,人人皆孤岛,感同身受这件事压根儿不存在!

秉持这个观点的锡兰不再试图让观众理解自己,继续沉溺在自己的影像世界里,在独自修行中,酿出了甜美的酒,开出了最艳的花;

艾登的妹妹消失了,艾登夫妻约定好了彼此的界限,不再试探对方,他们继续孤独地掩耳盗铃地活着,仿佛之前的争吵从未发生过。

影片的名字叫《冬眠》,这座远离伊斯坦布尔的小城里,三个知识分子与庸庸大众一样陷入了长久的冬眠,风景依然优美,却毫无生气,就像这些死去的动物,散发着死亡的气息。

《冬眠》赢得了欧洲虚无主义者的青睐,2014年戛纳电影节大放光彩,拿下当年的金棕榈大奖,它是大师之作,但那种遗世而独立的气质却让人敬而远之。

皮哥很庆幸锡兰用这部3小时电影,扯下了这块“知识分子”装裱的遮羞布,说出了“伪善”这个真相。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